與神對話

11年前,因為劇場訓練關係而參加了一次進香,由於隔日要期末考,所以只從拱天宮走到通霄火車站而已,在還沒有進入狀況時便匆忙的搭火車回台北。雖然只是短短的一段路,卻輕啟了與媽祖的小小緣分。10年後,因緣際會地在友人的介紹下接了潦過濁水溪專刊的美術設計,在編輯工作未完成時,我便決定這次一定要隨行進香。時至現在,我都還無法理解那時決定進香的動機,或許什麼也沒有,只是想去走走。很可惜地,這次進香因故無法全程走完,但是我堅信-----媽祖永遠會等我的,就像進香途中媽祖從未放棄任何一個人,也從不拒絕任何人一樣!

進香啟程前一晚,在拱天宮廟埕上看著去年(2001年)進香的錄影,其中一幕讓我從娛樂遊玩的心情頓時沉靜與納悶。記得那是一個少婦持香跪在馬路中間向神轎祈求,時間約10分鐘之久。從少婦淚流滿面到激動的叩拜中,我不禁在想-----「人生有這麼苦嗎?」,「還是困頓於苦海無涯中?」。神轎原地不動的緩慢搖擺,彷彿轎中的媽祖也深感身受般。這一動一靜的張力之間,世間的種種都在此凝聚與釋懷,於是人生苦不苦不重要了,香客需要的是一個慰藉的機會與告解的對象吧!我試圖去了解,卻依舊沒有解惑……….。「人生有這麼苦嗎?」,是我年少不知愁滋味,還是養尊處優為賦新詞強說愁?苦是什麼?又為何總是無法解脫?從古至今,各個宗教(信仰)描述人生許多哲理,可是人們仍然等待救贖,渴望一帖立即見效的藥方。是哲理不?圓融適用,還是人們不懂變通與頑固?這一連串的問題與自省,在這次進香過程中,我開始有個蛻變成長的溫床。

如果把進香當作是一個朝聖儀式、一個身心訓練、一個田野體驗、一個文化活動的參與都可以,全都沒有一個定論,因為進香過程中隨時有新的可能、新的事件、新的接觸,這些新的種種反覆修正、影響、驗證你的想法。這其中不變的參數只有一個-----進香的往返的日期。在這看似不變之下,卻一分一秒的充滿多變的係數-----人與媽祖的互動-----是神蹟、是巧合、是迷信、是宗教學上的必然也好,這些豐富的進香節奏,鏈結著沿路眾生,交織出屬於香客與媽祖間的信賴。就是這份認同,讓彼此扶持走過一路、一橋、一山川;就是這種情感,讓白沙屯進香始終有著獨特的個性與傳統。透過這一連串的體驗,每個人所感受到的絕對不同,也有著不同的詮釋,於是白沙屯媽祖變成親生媽------受到每個香客尊崇,滿足每個人的需求。

為何同是媽祖,有著不同的表徵?為何同是進香,白沙屯就是有那麼多的軼事?我想應該是香客的群體意識所凝聚、模塑出來的吧。在進香過程中,這強烈意識流所傳導出來的能量,輕易地激發出你的潛能並企圖超越慣化的生理時鐘、社會化的價值觀與俗世化的信仰,這些些微的轉變,透露出白沙屯媽祖的大愛原是這麼熱情與無私-----一個可以直接感覺的到的真實。另外,香客的多樣背景也是白沙屯徒步進香的一大特色。不管是當地人、教友、異教徒、慕道友、學者、外國人、路人、遊客、或是只是一個單純的參與者,每個人在這進香的過程中用他可以接受的方式去認識媽祖,循著他最熟悉的路徑接近一個具有人性的形而上力量,去感受自我身心的真實變化-----疲倦、飢餓、冷熱、中暑、肌傷、淤青、起水泡;抱怨、偷懶、焦慮、自責、困惑、敬畏、感動、領悟,這些百感交集地折衝於每一個腳步、每一次休息、每一個事件(Event)、每一張臉孔上,誰說這不是一趟豐富之旅!

在進香的這段日子,香客從此懂得謙卑,並透過徒步的方式啟蒙出人與神的關係-----自由不受任何限制,於是不可思議的事件有一個合理化的存在空間,並深刻於每一次的矛盾中----所謂矛盾,也只不過是當下的不了解與不認同罷了。有時候更大的真理,反而寓含在這些矛盾之中!曾有香客聊到:「媽祖是如此慈悲,是這樣愛我們,為何讓我們去受苦?並在我們快窒息的時候才來渡化我們………..」,我想人生當然不是只有苦,人生的多采多姿誰都不能否認,只是當人們一看到苦便忘了人生的美,一遇到苦就任其矇蔽人生的全部。這是人性的盲點,沒辦法說改就改!能夠改的便叫解脫,可是少之又少;無法改的就是你我,多如恆河沙。透過徒步進香沿途的所見所聞,我們可以嘗試從一個自衛的受害者轉換成旁觀者,或是客觀的仲裁著,透過任何宗教科儀與媽祖的對談,祈願與感恩便讓我們坦然接受現況與重燃對未來的希望。

如果人可以從另一個角度面對自我的處境,那麼人生一定會有不同的面貌。而徒步進香就是引導的那隻推手,讓香客從一個簡單的休息與不休息、上車與下車學起,進而放棄自我的作息、接受餐飲供養與借宿民宅等,則是進與退、苦與樂、捨與得、施與受的重新體驗。每一次的停轎都是一個事件,每一次的互動都是難得的精準,這不是意外中的巧合,而是人神關係的另一種自然呈現。在來不及了解正在發生的事件時,下一個事件已經準備揭幕中。有時你正好是個演員、是觀眾、或是透過口耳相傳的聽眾,角色永遠在變,如同事件永遠在不預期中開始與結束。香客不需要透過這些事件證明媽祖的存在,香客只需相信媽祖正坐在轎內始終伴隨著大家,不管你是坐車、走路、全程參與或半途離隊,只要有心,媽祖便已伴你左右,與你同在。

放觀四海,現今教徒只關心是否彈錯音符,而不是享受旋律的美,甚至勤拭鋼琴卻未按過一個琴鍵;有人企圖把天國帶到人間,最後卻把人間搞的像地獄。這些偏執與悲劇,造成我們越來愈遠離我們的神,甚至否定他的存在、扭曲宗教的價值,使得群體間的充滿不信任,並陷入極端的不安全感。於是我們開始防衛與冷漠,偽善地說服自己得到神的恩典………,這樣緊張的生活是我們要的嗎?這種毫無質感的生命卻是我們的一生。白沙屯的徒步進香,提供一個另類的方式去觀照自我,去重建與神關係。這是一個開始,也是一個再生。

Prev
回到目錄頁
Next

留言版旅行紀實我的生活小品詩攝影關於我自己小品詩留言版旅行紀實攝影我的生活關於我自己回小品詩目錄頁NextPre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