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年後

安靜,終於讓未來現身。

辦公室,在過年前最後一上班時,成為半公室。

下午,難得的陽光擊敗寒流,疲憊地躺在桌上。看的出來,許多成敗的原因,就是個簡單必然,與其去猜心預測下一個動機,不如去隨之而去,這樣還比較能夠決定何時出發。

對於自稱老的人來說,如果過年都沒感覺時,那代表他是適合存在於孤獨的台北城。如果3百多個日子的忙碌是為了突顯不到一週的悠閒存在,那麼過年走在公車道時的寂寞,雨將會了解。

交通號誌沒有罷工過年的權利,這個時候應該是最美吧!沒有其他咆哮的光與其爭艷,沒有任何人去控制她發光的意志,當然了,也沒有多少人會注意她的存在。有時候,真想了解那些會過馬路的流浪狗,它們是如何破解她的光、她的暗,她的節奏代表著什麼。這就是人無法去理解的地方,因為人們不會害怕沒有光的日子是如何晦暗與失序,除了錢與權力,沒什麼好留戀的。

想想期待多久就是年的到來,年知道嗎?又如何?走了之後,還是沒有留下什麼,只有一堆年後的屎尿等待掩埋。是誰的排泄物這樣污染環境?光、風、雨與狗,都不理,因為不想浪費時間去理解一個童話故事裡的邪惡純真,那是一個必然,沒啥好去費心的。

我準備貪婪地啃食街道旁的停車格,一次兩個不嫌少,然後唾棄排隊買票的人;或是站在東區安全島上,學醉漢的功夫拳?功夫與公車對峙!然後,一刻不得閒地在淡水、西門町、華納威秀、101與摩天輪,大喊:還我青春,給我春藥,然後滿足地回到公司門口,給它發糞塗牆一番。

就這樣,新的一年綁架了我,索慾無度。而我開始懷念去年安靜的那段日子。

Prev
回到目錄頁

留言版旅行紀實我的生活小品詩攝影關於我自己小品詩留言版旅行紀實攝影我的生活關於我自己回小品詩目錄頁NextPre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