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七彩湖

朋友詢問我去七彩湖的行程,我愣了一下。

伸手穿越空間,掬起湖水,冰冷的水溫像導電般傳片全身,幾乎暈厥。在近3000公尺的高山上,正午的太陽狂野粗魯,漠視被凍傷的我。

乾淨,像玻璃;安靜,原來宇宙真空的環境下,聲音就這樣隱形了。看著風與草叢的曼波式的搖擺,證明我還沒休克。睡吧,在湖邊的樹蔭下。

一位朋友在湖邊打水飄,那樣的肢體動作,讓我想起大河戀電影裡的拋竿溪釣。同樣的拋物線,一個遠方,心,就這樣貼平水面,最後沈入。之後不久,他結婚了,上個月喜獲一個孩子。不景氣收掉公司,專心在玩股票,太太相當抱怨,無解,於是自個忙著準備公職考,就這樣子。

一位朋友爬上爬下,不斷取景拍照。她說要拍360度環景照片,回去後用電腦合成。一張張照片,不同的雲和光線,如何合成?可以的,只要有心。之後不久,她喜歡上了公司的同事,年紀比她小,真誠表白卻遭冷漠,於是想換工作,去哪?

只想活下去,只是喜歡他,只不過煩的受不了。

想起七彩湖,在上班的時候。

Prev
回到目錄頁
Next

留言版旅行紀實我的生活小品詩攝影關於我自己小品詩留言版旅行紀實攝影我的生活關於我自己回小品詩目錄頁NextPre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