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行、台南味

5月的南台灣,太陽像是餓了很久的流浪犬,看似無力地在那喘息,骨子可是凶惡的。

熱,還是熱。汽車拷漆被曬的快要溶化了。雖然如此,這兒但沒有台北特有的悶與黏,或許是靠海的關係吧。一切在此都變的很慢,時間彷彿如透明凝膠,隨你怎樣去欺負。喜歡這裡沒有太多的車(包括公車)與喇叭聲。

我在台南當兵兩年,之後屈指一算大概也來數次而已。這次雖然只待一天(不過夜),但是台南有些地方與味道卻不能省略,還是安排一個不同的一日遊。找遍網路與書店,最後在壹週刊附贈的台南旅遊特輯難找到我要的各種資料,這真的要佩服壹週刊的功力了。因為也虧這本小冊子,我才能重新認識這10多年前的老友。

台南有許多小吃台北根本沒有的,不但料好實在,重要的是價廉物美,真佩服台南人的料理創意----如同高雄的薑秣 + 生番茄切片,讚啦。有些看似簡單的小吃(例如:乾麵、肉包),卻可以鎖住你的舌頭一輩子,無可取代的滿足呀。記得當兵收假前,我總會到民權路(二段78號)上的一家意麵店大快朵頤一般,才會心甘情願地搭興南客運回到北門鄉溪底寮營區。該店的名片我一直不敢丟,深怕這回憶失去了連結而無法存在。這次我沒帶名片還是找到了,因為我順著10多年前的路線尋覓:出了火車站左轉、會經過一個醫院,然後過2個紅綠燈右轉直行,在過一個紅綠燈.........。過去是走路,現在是開車;過去是個阿兵哥,現在當爸爸囉。

意麵店的對面有一個二級古蹟---北極殿(註一),也是我餐後必訪之地。該殿約明鄭時期建立,樣式仍保留著中國建築的嚴格規範----呈現簡約和諧的美感,沒有現代廟宇的壓迫與俗氣。殿內乾淨、安靜,馬上讓人有種祥和的宗教情操。繞一圈參拜一下,身心安頓後便才願意離開。這次也是,只是許的願也不一樣----過去是平安退伍,現在是闔家平安。

特別安排午餐後去安平樹屋,因為準備享受樹蔭的搔擾。都市人多久沒有在囂張的樹蔭下乘涼了?多久沒有讓吵翻天的蟬鳴伴眠午憩?如果古榕是個胸膛壯健的稼庄漢,棄舍則是緊抱懷中的初戀情人,而樹屋就是小倆口愛的結晶。

之前曾在許多建築雜誌看到安平樹屋的報導,原以為只是架在樹上的違章涼亭罷了。當我走路樹屋區域時,真是大開眼界呢。原有數間舊舍內空間被規劃成文史展示區,其他則全部保存,並未過度修補。空間內的多變光影、盤錯糾結的氣根、傾倒頹廢的氣氛、風雨歷練後的質感、設計巧思的空中走廊、熱心解說的服務員,都讓安平樹屋具有國際水準。

去過吳哥窟的人都必遊一個景點:塔普倫 / Ta Prohm (註二)。相信現場的人都被依附在建物上的巨大植物的生命力與破壞力感到震撼。安平樹屋的格局與視覺效果雖不及塔普倫,但是自然(植物)與人為(建物)間的相依關係,絕對值得前去體驗。

至於德記洋行則在安平樹屋旁(同一個出入口,只需一張門票)-----現在改為台灣史跡蠟像館。蠟像的製作專業與生動,一點都沒有粗糙的感覺,保存的相當良好。許多場景也依據史實相當考究,實為難得。現場若可以跟著解說員導覽,收穫更多喔。只是來此參觀的人多沒有耐心,走馬看花地隨便逛一下,失去一個深入了解台灣歷史的機會。

近年台南安平附近被規劃成“安平港國家歷史風景區”,許多觀光建設也持續進行,只是真正的台南味如同台南名產“鹹酸甜”一樣----內斂實在,歷久彌新。

< TOP >


註一:北極殿(台南市民權路2段89號),明永曆十五年底(1662)建於民權路鷲嶺之頂,奉祀明朝守護神玄天上帝,初建時格局可能即為三開間三進。入清後,康熙二十四年知府蔣毓英重修,「高聳甲於他廟」(劉良壁,1977;頁306)。乾隆末年,廟為桐山營班兵所據,官方偶有修葺,嘉慶九年(1804),里人建營舍於廟後,營兵遂遷出。咸豐四年(1854)重修,同治二年(1865)亦有整修,日本領台之後,明治四十年(光緒三十三年,西元一九○七年)開闢廟前竹仔街為九公尺道路,廟埕充作道路用地;大正六年(民國六年, 1917)依《台南州祠廟台賬》記載,當時廟宇格局為三進格局且正殿、後殿前皆有拜殿之設置,正殿與後殿拜殿間皆有室,可能為現存的左右室,總體來說其規模與今日格局相差無幾。民國五十一年(1962),廟前道路由九公尺拓寬為十五公尺,三川殿被迫內移至騎樓上並改建成鋼筋混凝土結構,廟門更新結果使北極殿錯失列為一級古蹟的機會。由於該北極殿為台灣地區最早的建立的,因此常被稱為“開基”北極殿,意味台灣第一。< Back >

註二:塔普倫寺(Taprohm Temple)是古真臘吳哥王朝的國王加亞華爾曼七世(JayavarmanⅦ / 統治時間:西元1181年到1201年)為他母親所修建的寺院。當年它是一所擁有高僧、祭司,舞女,具有廟宇和修院雙重功用的神殿。十九世紀中葉法國人發現之後,即因寺廟被樹根莖幹過份盤結而放棄整修,所以才有機會保持了部分原始模樣供現代人參觀。塔普倫寺被當地人稱為蛇樹的卡波克(Kapok)樹所盤踞,它們粗壯發亮的根莖,繞過梁柱、探入石縫、盤繞在屋簷上、裹住窗門,深穩緊密地縛住神廟蔚為奇觀---由於樹根的破壞力實在強大,許多建物因此傾倒毀壞,殘留磚牆。有些學者認為這些樹也應列入神廟歷史的一部份而一併保護。關於塔普倫的影像,可參閱我的吳哥窟遊記內的塔普倫電子相本< Back >


安平樹屋的歷史與簡介
德記洋行的歷史與簡介
台南味、台南行小首頁

頂圖照片:台鹽鹽博物館收藏的鹽田運輸火車頭 (台南縣七股鄉)
底圖照片:四草水筆仔綠色隧道---坐膠筏遊景所攝(台南市四草)
回到網站主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