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在米蘭昆得拉與世界各電影導演的偏愛下,營造出不可抵抗的媚惑。我想布拉格對於許多人來說,一定是出國旅行的前幾志願,光聽到這城市名字,就彷彿已經身臨其中的興奮了。 剛到布拉格,是陣雨後的下午。我迫不及待的下車,想要目睹這夢中情人的倩影。我失望了,因為這不是我要的布拉格-----與歐洲其他城市一樣:不舊不新的建築物、忙碌的商業活動、到處都是跨國聯鎖店--麥當勞、班尼頓.....,我緊張地看著街道名稱對應手中DK旅遊手冊,深怕我錯過屬於布拉格的一切。從地圖中我知道現在位於布拉格的新城區,而我心中的布拉格卻是小區與舊城區。看起來各區彼鄰徒步前往並不遠,可是我還是問了一個路人,想要以最快的路徑前往。一位老婆剛從購物中心走出,看到一個身負旅行背包、手拿地圖的我,匆忙的直搖手的跑開。我不解?我再詢問路旁的書報攤,他還沒等我開口就手指一個方向,而眼神卻是再找錢給另一個人。難道不拉格的美對於他們來說是個不可承受的重嗎?還是她已經厭倦了排倒海山的觀光客?後來我是隨著像我相似裝扮的旅客人潮到了舊城區。還是人潮,不過這次更多更猛,都是觀光客。 人,無法影響布拉格的美:布拉格的美,是超乎人的想像。

那時已經傍晚,我在巷弄間緩慢的散佈步,敞洋於卡夫卡(Franz Kafka)的筆中城堡。

喚醒布拉格的春天 / Go to Alb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