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旅行,總是認為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來到這兒。於是就這樣貪婪地拍照,企圖把所見的完全保留;陽光、心情與流動的空氣-----靠頭腦記憶最不可靠,也最容易誤導;靠照片則方便與真實多了。不久厭惡了單眼像機 (Nikon FM2) 的笨重與麻煩----應該說是我懶吧,於是買了一台來祿 (Rollei / 德國) 的傻瓜相機“Prego 180”。這台傻瓜可不傻瓜喔,其鏡頭可是信乃得 (Schnider / 德國) 做的呢!Prego 180,堪稱當時傻瓜中的超級王牌,像我的希臘、土耳其、布拉格、澎湖、東歐等系列照片都是用此小兵立大功的。

後來在一次偶然中,發現了萊卡 (Leica / 德國) 新出了兩台傻瓜像機,我發瘋地馬上敗家買了一台“minilux”,OH,這是我至今從未後悔的敗家行為。萊卡的犀利與細膩,連我這位超級A型處女座的人都佩服的五體投地,當然不用說了,也同時嚇壞我的許多朋友-----只有堅決敗家的人,也決定敗到底的,才會勇敢接近萊卡家族!雖然我只有能力敗到萊卡的傻瓜,但仍驕傲的走路有瘋。我的1998年以後的攝影作品便是用它來完成的。

今年,我終於要繼續敗家了。在研究多方資料後,終於決定要買索尼(Sony/日本)的數位像機“DSC-F707”,而捨萊卡的數位像機----digilux 1。這數位像機值的我敗家的理由是:它的鏡頭是蔡司 (Carl Zeiss / 德國) 做的喔。蔡司光學權威與索尼先進電子技術的結合,成就了這台史上經典的數位像機,雖不是至尊無敵,但也是天王之一了。

我會從傳統像機進入到數位的環境,是因為拍照習慣所致。我拍照是以大量取勝,也就是會在同一個場景以不同的角度、構圖、曝光值(EV)來多拍,事後取其中較滿意的作品。這樣的習慣不是特例,只是要把照片上網時便是個麻煩事:要從一堆相冊中找出照片,然後掃瞄與色彩校正,再轉檔為適合網路流通的格式。這次在攝影作品數位化的流程上便花我不少時間,光是檔案的整理就差點搞的我快掛了。

於是我開始思考是否要進入數位攝影的問題,尤其日後我的後網站需要大量的資料照,非得要靠數位像機的幫忙才可能有效率的作業,在幾般考量下,便開始準備敗家二部曲了。我想我從 單眼相機(SLR) 到傻瓜像機(Compact Camera),是沒有考慮太久的,而這次從傳統到數位,倒是讓我費心不少呢,這其中包括影像品質的水準、巨集檔案儲存管理的方式、周邊設備增購與Money的準備。雖然目前我有了數位相機,但決不放棄“萊卡完全敗家主義”的傳統攝影路線,也希望不久的將來,把數位像機(DC)升級成DSLR (數位單眼像機,機身與單眼像機完全相同,可以隨意換鏡頭)。

我想我不是一位相當有天份的攝影師,充其量我只是個喜好攝影的人。我的每張作品都經過影像處理(Photoshop),以得到我想要的效果與感覺。有時在後製(影像處理)的時間上可能花費甚久,就只是去除髒點或調色,但也甘之若貽,因為這些每一個步驟都在喚醒我的記憶與情感。那些過去的事情,還是這樣鮮明的在呼吸中,伴隨著未來每一個日子。

在攝影上我相信:勤能補拙,而我就是這樣拍照的,沒有什麼特別的技巧。若你被影像所感動,那是你看到景物的真實,而我只是個擺渡者。

進入攝影目錄頁(Go to Photography Index)

進入攝影目錄頁留言版小品詩我的生活旅行紀實我的生活散文Back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