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安逸 • 聯合報南園

南方安逸 — 聯合報南園

很久以前就從聯合報的年曆式筆記本中就得知南園的美,但是始終都沒有機緣進去一窺究竟,因為當時南園只對聯合報系員工開放。這個看似堂皇合理的鎖國政策終於在2007年3月起有了大轉變 — 開始接受一般民眾預約申請入園。在得知開放的消息後,我馬上去電預約,結果對方的回答是:若不是週末假日就直接來吧,顯得我把此太當一回事了。

在前往南園前嘗試在網路上搜尋關於南園的最近照片,結果發現原來已經有很多人去過南園了,其中不乏各種社團 (例如:攝影學會) 與個人自辦的活動 (推測非為聯合報員工),這其中還包括我媽媽呢。我問她當時如何進去的,她說好像是跟團的 — N年前的事情了,反倒是我被媽鄙視:南園都還沒去過呀!這映證了咱們台灣人小聰明的功力: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即便有諸多條件限制,但也像是紙板做的交警假人,嚇嚇像我這樣奉公守法的愚民罷了。有辦法的人依舊正大光明的進出,而且來去自如呢。

南園是漢寶德先生規劃設計,整體而言漢寶德的作品評價是載譽海外的。對於一般人來說,知名度與熟悉度較高的就屬墾丁青年活動中心了。而我個人認為南園算是其代表性的標竿作品之一。之於中國園林傳統設計的框架下,南園最大的特色是蓋在一個地勢起伏變化較大的山坡地 — 中國江南地勢平坦,鮮少有如此機會 — 在因地制宜、就地取材 — 建材、題材、體裁 (風格)下,漢寶德巧思地塑造出屬於台灣風貌的園林建築樣式。雖然裡面仍有許多大中國式的文人情懷,也大量“參考”許多歷史上經典案例 — 狠一點的話可以說是抄襲啦,但是在那個肅殺氣息厭厭尚存的年代 — 髮禁、黨禁、報禁一大堆箝制人民自由的違章也剛解除,這樣的轉進、折衷與小突破仍是難得與值得肯定。

南園在佈局之初也加入了中國的五行風水概念,把堪輿學上的理論作為設計上的重要依據。我於現場時聽到他團導遊解說時,都強調到此地前景無限寬闊又後山環抱、氣脈聚藏而興旺,是個庇祐子孫的好龍穴等等。有時候風水上的荒論也是設計師說服業主的好用藉口呢。

從南園許多角落都可以看到主人對於美好未來的強烈渴望與自我滿足的投射,這樣的用心無可厚非,相信每個人對於風水陰陽之說都是會斟酌採用的,只是現在愈有錢勢的人們,瘋狂深信的程度更是到了極致,企圖藉此來鞏固現有並保證將來,像是中國帝制時期的萬歲、萬睡、萬萬衰。弔詭的是,聯合報系近來的表現實在不佳 — 告位大人們,想想自己有多久沒看聯合報了,在“蘋果”大軍的臨城叫陣下,聯合報的影響力與閱報率更是節節下滑,民生報也因此熄燈了。這除了台灣媒體環境近年的變化外,年邁保守的作風似乎也述說著一個過去、一個困境。聯合報的王家後代更是壹週刊的常客 — 好像所謂的名人生活就是如此 — 派對、美女、名牌與轉投資 — 或許報導上不全然得以採信,但是與其太上祖王惕吾的風骨相較,實在讓人感概不已,似乎最後一根稻草隨時都會發生作用。是風水不夠?還是子孫無能?是個偶然還是必然?

在歷經數十載,南園已呈現出破舊、朽損與老態,部分看似長期閒置的空間也該重新規劃其功能並對外開放,不然遊客始終像是湊熱鬧般的逛夜市,一哄而來又速速趕場而去,無法深刻體驗園林建築的美與意,何遑去追尋大師(王惕吾與漢寶德)風采與信念。這不是南園的過,而是台灣旅遊系統上的不足與落後 — 淺碟式的觀光、沒有外國語的標示與缺乏專業導覽輔具等。相信聯合報系應該是有人、有財與充沛的資源去做改善與精進,只是端看其皇太子有沒有餘心了。

前往南園當天下了一場大雨,雨中漫步賞遊別有風趣。雖然不便,但也體會了雲霧瀰漫、恰似詩情畫意的古典 — 至少拍出來的照片與眾不同吧。雨,讓建物與植物頓時舒活了過來;雨,也要疏醒人們本性的安逸與沉淪。< TOP >



備註:
  1. 南園的官方網站
  2. 蘋果日報的南園介紹

回到首頁| Back home
南方安逸 • 聯合報南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