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口上的美麗與哀愁 | 認識中山樓 | 修澤蘭對中山樓的感言 | 關於修澤蘭與其丈夫生平概略 | 延伸閱讀

odie's notebook 首頁 > 目錄頁 > 再創台北新年輪小首頁 > 前言 > 火山口上的美麗與哀愁

火山口上的美麗與哀愁

中山樓陽明書屋草山行館,這三樣古蹟算是陽明山國家公園的“三寶”。所謂寶,不是因為它貴重或是了不起,而是代表的另一種歷史上的意義與群體情感,這是無法取代與複製的。對於許多人言,“寶”的重要性與獨特性是歷久彌新的,對於其他人而言,寶像是一個刑具或是烙印,有種說不出的沉重與夢魘,恨不得大快除之。如果我們能夠容許長時觀察,三寶的價值將是有不同的評價。慶幸的是:這三個“寶地”我都去過了,而且還不只一次呢。每次去所陪同的人不不一樣、解說的人也不相同,所得到的體驗也各有味道,這就是古蹟的存在目的---親民推廣、參與體會、重新認識、活化衍生。

談到中山樓,就一定會提到修澤蘭建築師。我想中國建築史上兩位優秀的女性:林徽因(梁思成太太)與修澤蘭,他們在建築上的努力與遭遇,與其是宿命,不如說是使命感讓她們在其熱愛的領域上放光發熱而影響後近。雖然修澤蘭後來因新店花園新城開發案搞的灰頭土臉而遠走海外,但是不減她當初對於建築的理想與付出。也因為有了他們的努力,我們看到了只要堅持,夢想將會實現、永存,即使是一點點、一句話、一本書、一棟建築,他們是那樣的平凡,卻以全部生命與困頓的環境搏鬥,讓世界留下美好的見證。

中山樓的設計時機 (當時物資缺乏沒有怪手,地基挖掘是榮民用鏟子來進行的)、地質現況 (前後棟建築分別蓋在軟硬不同的地質上) 與特殊環境 (火山口上,高溫腐蝕硫磺氣四竄),加深本案的難度。我佩服修澤蘭建築師的前瞻、創意與行動力,不但於13個月內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更通過921地震的考驗而屹立至今,這樣的眼光與魄力在現在的社會上愈來愈少見了。尤其在政治上各種顏色的大人們,醉心於派系間的屍殺與權力春藥的爭奪,有誰有這樣的宏觀與格局去做些事情----可以在10年後甚至50年後被肯定與學習的?每個人、每個時代、每件事情都有其自身的障礙,順利解決不容易、跳過去更難,更別說借力使力而再創新局。

中山樓完成至今已經50多年且長時間管制,因此環境植栽的生長與養護相當良好,這也是我覺得中山樓最美之處。人為的力量是可以改變自然、超越自然,但是最後自然卻可與其共存共榮,兩者間的互動與拉鋸,是難得的和諧景觀。參觀中山樓室內後,別忘了散步於戶外,享受一下森林般的遼闊與安靜舒適。

中山樓的建築風格是時代下的產物,現在已經甚少人喜歡這種富麗、繁瑣與傳統的樣式,除了飯店(圓山飯店)、特殊建物(中正紀念堂)、靈骨塔、儐儀館與神壇外,大中國北方宮廷式的建築風格幾乎絕緣於我們生活週遭。我很不喜歡這些眼花撩亂、過於炫麗的色彩與圖案,這會讓人無法突顯自己的存在感,也會失去空間個別的個性。不過中山樓代表的是威權時代啟程與終結的象徵、一個永遠無法反攻大陸的神話化身、一段感人振奮的營造歷程,諸多情感與故事交融其中,更顯的它的不同。藉由中山樓回溯到從前,你會發現與它有關的人事時地物,都清晰地刻畫在方寸丹青間。< TOP >

odie's notebook 首頁 > 目錄頁 > 再創台北新年輪小首頁 > 前言 > 火山口上的美麗與哀愁 > TOP

回到網站主目錄頁
火山口上的美麗與哀愁 | 認識中山樓 | 修澤蘭對中山樓的感言 | 關於修澤蘭與其丈夫生平概略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