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的風

POSTED IN 台灣趴趴走, 最新文章, 東台灣慢遊, 特選專題, 離島 2013/09/08

Play

 

凌晨3點。收到博客來的email,通知昨天所訂的CD可以至7-11取件了。順便買杯拿鐵加班續戰吧,疲憊乾枯的腦筋罷工抗議著。

播放新購的陳明章花樣電影配樂CD,突然地,上個月蘭嶼行的思緒一擁而上,從CD裡的一句話開始。

人生總在尋求渡過,若渡不過命就去了。人生如何渡過,又是如何難以渡過? 這是花樣電影導演周美玲的開場白,似乎應證了現世百態的庸碌,對照自己,總有說不出的困頓與酸苦,許多,心感戚戚焉。

7月去了一趟蘭嶼,在台灣官方疆域版圖裡,除了釣魚台與東沙外,其餘的都去了。

想起過去蘭嶼人抗爭核廢料的存放,穿戴著丁字褲與頭盔,拿著木矛與藤盾,像是唐吉軻德騎著病馬挑戰巨大的怪獸 — 磨麥風車,滑稽與幼稚,不切實際。也許他們是對的,他們無須懂得天龍國詞藻、解你現代化的理論、接受優越感的補助、做你照片裡的樣板角色。蘭嶼人只想要繼續說著自己的母語、吃飯、安靜的生活,這樣簡單的生存尊嚴,似乎是不可逆地被廉價犧牲。多年後的今日,沒人會說這些,連政客與媒體都懶得用此做話題,對於當地來說,只是多了一個觀光景點罷了,剩下的後遺症,成為一個百慕達的謎。

我對蘭嶼的印象依舊停留在明信片裡的風景照片,在那固定長寬比例的框架裡,總有奔放的色彩、純淨的光線與獨特的原民圖騰,一切似乎這麼美好,充滿浪漫唯美的情懷。這些感覺至今依舊存在,只是多了不同的面相與體驗,在隨蘭嶼關懷協會訪視照顧戶之後。

訪視過程間,感受到人與人關係裏令人動容的種種,至此,微縮成一句話、一個便當、一首歌,無需過多的型式與豐饒的物資。絲絲懸而未絕的情緒,牽繫著每一位社工的心底,原來所謂的小確幸,始終縈繞在生活的點滴裡,只要付出與珍惜,你就會看見。

無法想像:漫長的未知,無盡的期盼與等待,總是那麼無聲無息地啃噬過去的青春記憶,留下來的,竟是空白殘留下的齒痕。吃完桑葉的蠶寶,尋覓不到可以支持的食物,是開始強迫冬眠,還是刻意假想自己衍化成片片可食的桑葉,繼續….,直到懨息。

……忘記他們行程的遠近,只是前進。互信互賴、互相提攜,為著前進而前進。 < 前進> 賴和 —-

因為愛的信念,山川時空得以跨越、文化束縛可以克服、保守封閉的觀念緩慢開通 —- 在艱鏗的歲月裡感受溫暖,暗黑隘室的角落出現陽光,孤獨與寂寞不再是夢裡的唯一與感受。

關懷協會不離不棄的陪伴與關懷,讓岩壁的夾縫裡滋生初芽,見證生命裡可貴的韌性與契機,讓照顧戶不再刻意躲在樑柱下的陰影裡,願意走出屋外面對陽光與自己。

真誠的感謝,一切,那些陌生未見的朋友們,與主。

 

  • 背景音樂:陳建年 — 2006年 • < 東清村三號> — 老船長的心聲
  • 東清村為蘭嶼四個村落之一,其著名的景點即是東清日出,本次住宿即在東清村。
  • 蘭嶼村落:紅頭村 (紅頭部落、漁人部落)、東清村 (東清部落、野銀部落)、椰油村 (椰油部落)、朗島村 (朗島部落)
  • 蘭嶼沒有 7-11,台灣大哥大完全不通

 

Loading